足球14场胜负任选9场
所在位置 > 首頁 >歷史文化
范仲淹在泰州
發布時間:2019-03-15 10:13:22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作者:陳亮 編輯:趙雅婧 瀏覽次數:2565

  “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范仲淹在《岳陽樓記》中的這句話,成了古往今來許多仁人志士的座右銘。圖為董其昌行書岳陽樓記卷(部分),現藏故宮博物院。

范仲淹像

  海邊牡丹

  宋真宗天禧五年(1021年)春天,春風和煦,草長鶯飛。

  時年三十三歲的范仲淹踏上了泰州這片土地,這一年,朝廷調任他擔任泰州西鹽倉監。此時的范仲淹步入仕途已有六年,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二十七歲的范仲淹與滕子京一起考上了進士,躋身官場。自從踏上官場的那一天,范仲淹就給自己立下了“以天下為己任”的政治抱負。作為一個讀書人,他深知鹽鐵在國家治理中的重要性,因為當時的鹽稅收入是國家財政收入的重要組成部分,而泰州海陵是淮南鹽的主產地,更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自從漢代吳王劉濞在此“煮海為鹽”起,泰州的鹽業就享譽中原,唐開元年間(713年—741年),朝廷在泰州設立海陵監,管理沿海各鹽場,至唐大歷年間(766年—779年),“海陵鹽稅,天下居半”,而到宋朝,則有了更進一步的發展。

  一代名相呂夷簡早在范仲淹踏上泰州這塊土地之前的咸平五年(1002年)就在泰州擔任西溪鹽倉監,在此整整苦心經營了六年,帶領灶民鹽丁,解決泰州鹽運中轉緩慢的痼疾,使得鹽稅征收與日俱增。呂夷簡雖然在鹽場生活清苦,但苦中作樂,親手種植了一株牡丹,精心養護,每年春天,牡丹花開得分外艷麗。呂夷簡觸景生情,為在海邊怒放的牡丹花賦詩一首:

  異香濃艷壓群葩,

  何事栽培近海涯。

  開向東風應有恨,

  憑誰移入五侯家。

  很快這首詩就傳遍大江南北,人們爭相傳讀抄頌。范仲淹又怎能不知。但他更知道十年之前神童晏殊也在泰州擔任鹽監官,雖然時間不長,但晏殊才華出眾,又有老師陳彭年的指導,將鹽場治理得井井有條。但晏殊并不滿足于此,他更創辦書院,施仁政、宣教化,親自任課執教、開啟民智,一時開風氣之先。

  兩位前輩在泰州所做的功績激勵著年輕的范仲淹為泰州老百姓謀福祉、做實事,為官一任就要造福一方。

  到泰州后,范仲淹馬不停蹄四處視察民情,深入到鹽場一線,他親眼看到前輩呂夷簡手植的牡丹花正迎風怒放。而這一年,呂夷簡也正式拜相。范仲淹在花叢邊久久徘徊,心潮澎湃,寫下了“陽和不擇地,海角亦逢春”的詩句,正是他心中的那份“為官不擇貧富地,偏讓海角逢春光”的遠大志向和高潔品格的寫照。

  矢志修堤

  范仲淹很快就發現泰州附近的各大鹽場,東臨黃海,深受海潮之害。捍海堰還是兩百多年前唐大歷元年(766年)淮南黜陟使(唐朝巡察全國各地,考核官吏廉貪以行賞罰之官員,唐太宗始設,唐德宗行兩稅法時,黜陟使曾負推廣兩稅法之責,后廢)李承修筑,后因戰亂年久失修。滾滾海潮席卷楚州、泰州、揚州各大小鹽場,沖毀了鹽灶,毀壞了房屋,淹沒了灰亭。范仲淹站在退去潮水的大海邊,憂心如焚,他清楚知道,退潮之后,過去的良田都會變成鹽堿地,老百姓將無法耕種,將流離失所。

  面對眼前的一切,范仲淹決心在此前修筑的常豐堰的基礎上重新修復捍海堰,根治海潮洪水之害,為民謀得千年平安。范仲淹想到時任泰州司理參軍的同科進士滕子京,兩人一拍即合,惺惺相惜。范仲淹為此曾多次冒昧向宋仁宗諫言,力陳興修水利、造福民眾之理。

  然而,兩個基層官員哪有權力實施如此巨大的工程。 所幸的是兩人的上司江淮制置發運副使張綸深深感受到范仲淹憂國憂民、敢于擔當的赤膽忠心。張綸多次向宋仁宗轉奏范仲淹的奏折,面對朝中保守派“修好大堤會產生內澇,災害更多”的責難,張綸以“濤之患十九,而潦之患十一,獲多而亡少,豈不可耶”說服了宋仁宗。

  天圣元年(1023年),望眼欲穿的范仲淹終于等來了一則好消息:朝廷任命范仲淹為興化知縣,主修捍海堰。次年,范仲淹匯集了通、泰、楚、海四州四萬多民眾,在數百里的海岸線上修筑捍海堰。范仲淹夙夜在公,親臨一線,將自己的俸祿和積蓄全部獻出,用于筑堤。海堰工程全面展開,北起阜寧廟灣場,南到栟茶場,都是施工現場,號子聲此起彼伏,工匠川流不息,鹽灶改飯灶。堰段以方石加固,內植樹木,以保證工程質量。

  張綸考慮到一個縣令主辦如此巨大的工程,物力財力殊為不易,又奏請朝廷,讓范仲淹監楚州糧科院,以便讓他隨時有權調用國庫糧草,為工程所用。

  百折功成

  正當修堰工程緊張施工之時,天有不測風云,冬季雨雪來臨,海潮意外涌來,沖垮了堤壩,吞沒了正在施工的一百多個民工,工程被迫停工。這時泰州司理參軍滕子京聞訊趕來,在一線工地指揮士兵,穩住陣腳。

  朝中早有反對范仲淹修堤的人,這時他們更是利用此事大做文章,詆毀誹謗范仲淹。兩淮都轉運使胡令儀受宋仁宗委派,實地考察后,認清了古捍海堰年久失修,農田、鹽灶和百姓生命財產難以保障的事實,于是積極支持范仲淹修堤,并上書宋仁宗。一度停工的捍海堰工程又重新啟動。

  然而天并不遂人愿,天圣四年(1026年),在距范仲淹來泰州任職四年五個月時,范仲淹遠在家鄉的母親去世。按照朝廷律例,范仲淹必須辭官返鄉。離泰之際,范仲淹放心不下修堰工程,眼含熱淚將此時已初具規模的工程托付給上司張綸,張綸是個忠厚長者,已經功成名就,但他不顧工程艱難和年事已高,親任董役(工程總指揮)并兼任泰州知州,堅持將捍海堰修完。竣工后,張綸高風亮節,不計名利,不署堤名,只稱捍海堰。百姓為感其恩德,在捍海堰旁為其修建了生祠,以紀念這位忠厚老者。

  捍海堰修完后,堤外燒鹽,堤內種糧,給整個泰州周邊的沿海地區提供了一個安全的屏障。而筑堤取土又形成了一條與堤壩平行的大河,這條大河是一條貫穿南北的鹽運河,更是蘇中蘇北人民的母親河,至今依然奔流不息,滋養著兩岸的蕓蕓眾生。

  慶歷五年(1045年),范仲淹五十六歲,已是人生暮年,被貶到河南鄧州,時值深秋,收到好友滕子京的一封信和《洞庭秋晚圖》,讀信看圖后的范仲淹,百感交集,回想起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與滕子京一起考上了進士時的歡欣鼓舞,回想起和滕子京兩人惺惺相惜,在泰州克服萬難,修筑捍海堰,為民謀福祉的場景,不禁思緒萬千,提筆寫下“慶歷四年春,滕子京謫守巴陵郡……”。

  這篇流傳千古的《岳陽樓記》中“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名句不僅是范仲淹一生追求的人生理想和行動準則,更成為中華民族的一種優秀傳統而一代又一代流傳,激勵著無數炎黃子孫奮發向上,報效祖國。

  而范仲淹在泰州修堰治水,為民請命,在蘇中特別是泰州百姓心中樹立了一座高大的豐碑,古老的捍海堰被百姓敬稱為范公堤。泰州海陵八景中專門將“范堤煙柳”列為一景,為的就是讓百姓記住范仲淹在泰州任官,為民請命、筑堤抗潮的豐功偉績。

  一千多年過去了,滄海桑田,捍海堰兩旁綠樹成蔭,楊柳依依,往遠處看,炊煙裊裊,菜花金黃,百姓安居樂業。如今古老的捍海堰上南來北往的車輛絡繹不絕,熙熙攘攘,早就成為我國東部沿海一條重要的交通要道——204國道。



我也發言……  
用戶名:  空為匿名
發言須知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所發內容不得含有《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第十九條所列內容。
·尊重社會公德,承擔一切因您的留言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本網站擁有管理留言的一切權力,包括審核、發布、引用和刪除您的留言及其他管理權力。
·參與本網站留言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足球14场胜负任选9场